?
A+ A-

太行写生札记

来源:潍坊晚报   发布时间:2021-11-19 11:23:27

  太行山纵贯八百余里,素有“太行天下脊”的美誉。陈华正是被太行山的浑朴、雄奇、险峻、劲峭所深深吸引。直面太行,体味物象,将万趣融其神思,气韵融其笔端,观天地之大道,研艺术之至理。从2009年开始,陈华每年都有半年时间住在山里写生,在山里他尝尽了各种滋味。

  第一次写生尝尽人间百味

  我第一次写生是1978年,潍坊群众艺术馆(现潍坊市文化馆)组织山水画写生。周晓光老师带队,一共6位同志参加。写生长达3个月,从潍坊出发,由西再向东,到崂山结束。那个年代交通不方便,我们坐拖拉机和牛车,大多是徒步。登蒙山之前,与画友6人在蒙山招待所准备了干粮和一瓶韭花酱。

  到了山上,我们一起住在了一个小庙里,晚上没有灯,便早早睡下,清晨一见亮,就外出写生。庙里没有床,我们用木枝和干草搭建了临时可以坐的地方,靠墙坐着睡。军用水壶是必备的,因为凉水可以喝也可以画画用,干粮根本不够吃,经常画着画着肚子就开始叫了。

  进了十月,山里渐冷,每天只吃一顿饭,准备下山返程时,我忽然大汗淋漓,头晕目眩,一步也走不动了。画友们轮流背着我,好不容易在村里找到了小卖部,唯有半斤花生糖,画友们全买下给我吃,我吃了几块才发现,花生糖里都是小虫子,原来过期好久了。

  山中走散以茶调色画小品

  融入太行,画出太行,很多趣事也记忆犹新。2017年春,也是我太行写生的第八个年头,5月13日清早,我同洪春等学友一起往太行山桃花谷出发。为了减轻行囊分量,只背画材和必需品,提神的茶水也只能背半杯。画友们对我很照顾,帮我分担了墨汁、马扎等物料,大家一路高歌前行。看着大山的美景,越走越兴奋,不觉竟然与画友们走散了。

  既来之则安之,我用喝剩的小半杯红茶水稀释调色盘里干了的国画颜料,就地画了起来。一画就是四个半小时,全然忘却太阳高照。天气很热,几次都忍不住想把茶水喝掉,最终还是坚持把画完成,往日的惜墨如金变为今日的惜茶如金,写生的小品我珍藏起来,每次看到它,就会想起那个有味道的写生生活。

  寒冬冒风雪入山创作长卷

  2020年我去了太行三次。第三次是12月20日,我目的非常明确,要创作60米乘1.5米太行山春夏秋冬长卷。我与画友冒着风雪艰难入山,因为山里零下20摄氏度,客栈里没有其他人入住。客栈主人对我们非常热情,准备了电热毯、木柴和炉子。头两天房子全冻透了,水管破裂,晚上冻得实在睡不着。早上出门发现瀑布早已变成冰川,非常壮观,让人敬畏。十多天里我领略了太行的冰天雪地,直到把客栈的所有木柴都用尽了,才不得不返回,身体虽苦心里乐,为了创作一切值得。

  一晃太行写生就是十多年,对太行山的情感愈来愈深,每当身临巍山雄姿,看到层峦叠嶂,内心都会被这种浑厚苍茫气势深深打动。近年来,我在艺术创作上追求本乎自然的美感,希望作品在“离形得似”中趋近“象外之象,景外之景”的层面,“近而不浮,远而不尽”的笔墨意象的超然玄远,以期达到“至大、至刚、至中、至正”的境界。文/陈华

责任编辑:李倩